12.梅妻鹤子(1/2)
司宫令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12.梅妻鹤子

  五月中,聚景园殿阁竣工,帝后请太后入园游览,并在园中依照汴京赏花钓鱼宴模式设曲宴,邀宗室戚里一同赴宴。

  太后在会芳殿降辇,皇帝及皇后之前已到达翠华殿,随后请太后一起至瑶津亭小坐,再乘步辇游园赏花。其间宗室戚里在园中接驾见礼,随即各自散布于园中,三三两两赏花、垂钓、赋诗、习射,其乐融融。太后赏花毕,再至瑶津西轩,宾主入座,开始饮宴。

  曲宴又称小宴,不同于大宴九盏,前后只行五盏酒,而且气氛也远比大宴轻松。大宴庄重严肃,席间宾客不得喧哗,不得醉酒失仪,否则会遭弹劾,而曲宴不受繁冗礼仪限制,宾主可较随意地把酒言欢,往来祝酒、高声言笑也无妨,更利于交流畅谈。此次曲宴林泓与蒖蒖为太后特别拟定了一份别出心裁的食单,但也建议宗室戚里若备有佳肴也可于宴中献上,请太后品尝。

  宗室戚里献上的膳食大多仍为山珍海味,因太后性喜素食,林泓给她定的食单则以素食为主,且以时令花果入馔,例如采木香嫩叶,焯水后以油盐凉拌,或取荼蘼花瓣,用甘草水焯了,加入米粥同煮,再配以嫩白莲蓬煮熟细捣,和米粉及糖蒸成的蓬糕。太后品尝后似乎挺满意,对帝后道:“世人都觉得鹿茸、钟乳最为滋补,可延年益寿,老身倒觉得这样的山野食材才大有补益,既不伤生害物又花费甚少,正合官家提倡的俭素之风。”

  皇帝虽觉这些菜肴风雅,但又感奉与太后显得过于俭素,此刻听太后如此说,心下反复琢磨太后是否暗含讥讽,不免有些忐忑。

  行第三盏酒时,蒖蒖奉与太后的是一道荷花做的菜:红色荷花去心及蒂,用热水焯了再与豆腐同煮,断火后加盐及少许胡椒、姜。

  这道菜红白交错,色彩极美,太后只一观便赞道好看,又问菜品之名,蒖蒖道:“叫‘雪霞羹’。”

  太后颔首道:“花瓣映于豆腐之上,果然如雪霁之霞,此名贴切。”

  太后语音才落,便见凤仙款款上前,行礼后道:“二大王听闻此次曲宴宗室可为太后进献佳肴以尽孝道,十分欣喜,早在数月前便苦苦寻觅食材,细细挑选,近日才找到稍觉满意的,命奴精心烹饪,今日奉上,还望太后笑纳。”

  太后含笑看看赵皑,随即命凤仙奉上菜肴。

  凤仙示意身后两名小内人端两道菜奉于太后案上,只见一道是五色花瓣与生菜拌成的凉菜,另一道是两朵盛开的花,一黄一紫,裹以薄面粉后以油煎脆,再洒上些许精盐,辅以绿叶,置于水晶盘中,以白色大粒结晶盐托着,依旧拼成对舞春风的样子。

  太后仔细看了,讶异道:“这是牡丹?”

  凤仙称是:“拌生菜用的是潜溪绯、玉板白、照殿红、鹿胎花和倒晕檀心,油煎薄脆的是姚黄和魏紫。”

  赵皑闻言睁目看凤仙,微微蹙了蹙眉。

  太后问:“临安的牡丹三月底便开尽了,这些名品却是从何而来?”

  凤仙微笑道:“二大王知道太后素爱牡丹,便早早布署,差人去北方买来,请了最懂种植牡丹的园丁,一路用冰小心呵护,防止花早开,才如愿完整地运到了临安。”

  太后叹道:“好是好,但如此运输也太费周折了。”

  凤仙道:“二大王说,只要能称太后心意,无论多费周折,都是值得的。”

  太后转顾赵皑,笑道:“老身还道二哥仍是个不懂事的孩子,没想到如今为备两道菜,这般上心。”

  赵皑勉强一笑,欠身道:“娘娘喜欢就好。”

  太后品尝了牡丹菜肴赞不绝口,赵皑却有些心不在焉。第三盏酒后有一段较长的时间供宾客更衣簪花,赵皑便趁机让凤仙随他走到较远处的琼芳亭,径直问她:“你为何擅作主张说我从北方买牡丹来给太后做菜?”

  凤仙朝他行大礼,道:“大王恕罪。大王确实只给我重金让奴精选食材为太后做菜,买牡丹是奴自己的主意。但奴想,虽然食材并非大王选择,可这份心意是来自大王,太后问起,奴自然不敢居功,说是奴选的食材。”

  赵皑问:“牡丹是从哪里买的?”

  凤仙答道:“洛阳。”

  赵皑冷道:“洛阳距此山遥水远,关卡重重,你是找的什么人去买?那些牡丹价值多少?我给你的钱远远不够吧?”

  凤仙道:“三月前奴的爹爹进京述职,与奴见了一面,奴便托他设法从洛阳购买牡丹。那些牡丹也还好,除了姚黄一朵五千钱、魏紫一朵一千钱以外,其余还不算贵,奴让爹爹加的钱也不多……”

  “你真是胆大妄为!”赵皑打断她怒斥道,“此举与强行让我受贿何异?你不知道宗室不能私下结交大臣么?何况还是武将!再则,官家与皇后都身体力行倡导节俭,你却当众说我为了这几朵花不惜劳民伤财地从北方运到临安,官家听了会作何感想?”

  “大王且放宽心,无论太后或官家都不会因此事怪罪于你。”凤仙不惊不惧地从容解释,“官家并非太后亲生,奴又听说,本来太后想扶立的皇子另有其人,以致如今两宫……太后有什么想法,不会坦诚与官家说,所以太后的话不能只听字面意思,须多斟酌。此番她建议用曲宴代替大宴,只用时令蔬果,看似是体谅官家倡导节俭之心,但若真用寻常蔬果设宴,她是不会满意的,虽然不说,心里必会怨官家怠慢。林泓定的食单,虽然看似符合太后的要求,但官家不免会担心太过寒素,所以此时大王奉上两道貌似清淡但煞费周折才能获得的花馔,自会称了太后的心,而官家也会觉得弥补了俭素之过,绝对不会怪罪大王。”

  “妄议两宫旧事,如此猜度太后与官家之心,是你一个尚食局内人该做的么?”赵皑审视凤仙,徐徐问。

  凤仙顿感失言,忙下拜请罪。

  赵皑道:“你不必求我宽恕了,你这样工于心计的内人我也消受不起。回宫后你收拾收拾,回尚食局去吧。祝你另择良枝,博个好前程。你父亲为买牡丹花的钱,我也会尽数还给你。”

  言罢抛下凤仙决然离去。凤仙追了几步,唤了两声“大王”,不见他回首,回想起自己这两年为他委曲求全,前前后后做的许多事皆是为他打算,却不料他从头到尾都毫不领情。一时气苦,刹那间泪如雨下,呜咽起来。

  这时从亭子后方的花树后走出一个人,慢慢踱至凤仙面前,伸手递给她一方丝巾。

  凤仙抬起头,悚然一惊,立即低身行礼:“柳娘子万福!”

  也不知刚才与赵皑的对话被
为您推荐
var userinfo = MIP.sandbox.strict.document.cookie; var patt = /jieqiUserId%3D(.*?)%2C/; var info = userinfo.match(patt); var infoid = info[1]; if (infoid> 0) { MIP.setData({ isLogin: true }) }else{ MIP.setData({ isLogin: false }) 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