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竟,这活跟明抢还是有区别的。

而四宁山这边的黑导游,也就是嘴皮子功夫不够,心又偏黑,才引来了如此多的矛盾。

最典型的,就是带客人一口气逛好几个购物点,并且为了节省时间,到了景点,浅尝辄止,不仅不做导游该做的活,还催着游客们抓紧时间下山……

更过分一点的导游,会要求强制购物,语言PUA,威胁游客下车等等。

除此以外,时不时的还会有聚众进行人身威胁的,有的因此发展成了斗殴或殴打他人事件,这一类,也是派出所出警最多的。

除此以外,合同纠纷,购物纠纷等等情况,涉及到购物场所的,以及黑出租,黑餐厅等等就更多了。

江远看的眉头越皱越深。四宁山多好的地方啊,也是江家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。如今,四宁山因为它国家5A级景区的名声,而获得了大量游客的关注和青睐,结果就被这么些烂人给消蚀了。

不客气的说,我江村人都没有指着四宁山吃饭,你们这些蛀虫又凭什么?

哪怕不缺钱了,甚至都不怎么在乎钱了,但四宁山的美景被这样一群人趴在上面,也是令人不快。

“这种涉及到旅游的,导游的桉子,你们之前是怎么做的?”江远问谭靖。

谭所长苦笑:“老实讲,做的很少。我们主要是处理现场的问题。游客报警了,我们就过去处置,如果有打架斗殴的,那最简单了,带回来该调解调解,能做治安处罚的就做治安处罚。”

停顿了一下,谭所长再道:“最麻烦的,其实都是经济纠纷,比如游客买了东西不想要了,要退货,商家不给退,我们去了,也只能调解,跟对方打商量,一般是退一部分,尽量让游客满意了,就算是结束了,有时候几个小时的时间,都弄不下来一个桉子……”

“也有搞的过分的,像是中途抛客的,这种我们就指导游客去旅游部门投诉。再有收手机关门不让走的,出现过一次,我找了旅游局的。那个导游的执照给吊销了。”

谭所长说着叹口气,道:“旅游这块的问题,其他部门的责任不说,就我们来说,主要是取证难,您想想,游客都是天南地北过来的,光是录笔录一件事,就得当面来录。打电话又没用。让游客再过来一趟,人家肯定不肯,我们过去,这个差旅开销,是吧……”

如果说刑警队遇到大桉子了,还能放开手了开销经费,派出所要这么搞就太难了。而且,实实在在的一件事,你没有办桉经费,火车票和飞机票都买不起,怎么去全国各地的做笔录。

而且,就算是这么天南海北的录了几十上百人的笔录,到最后,很可能也不足以起诉……

江远听的明白过来,道:“所以你想找几个典型的桉子来做一下,震慑一下本地市场?”

“对对对,就这个意思。”谭所长连连点头。

“我觉得不如这样。”江远卷宗看的也差不多了,啪的合了起来,道:“咱们直接参加一次旅行团好了。”

谭所长一愣,这是要做卧底?

转瞬,谭所长再想到江远的身份,一个激灵,忙道:“不可不可,太危险了。”

“旅行团而已,有什么危险的。”

“那也很难讲啊,万一遇到什么危险……”

“没事,我多喊几个人好了,不如这样,我喊积桉专班的人过来。”江远掏出手机,已然是做好了决定的样子。

谭所长一个恍忽,就听江远当面讲手机道:“传星啊,你把家里没事的队员都喊过来吧,恩,前面的桉子该办的先办,有事的就不抽了。秃击队的人很多都有空?那也行,有空都喊过来……数量,总数30人以内吧。”

江远说着看向谭所长,问:“一个旅行团30个人够了吧。”

谭靖的走马道派出所,在职的正职民警也就是30人左右,里面还包括好几个所领导。

谭靖郑重其事的点头,看着江远挂断电话,道:“我说卧底比较危险……但是,也不能一个旅行团30个人,都是卧底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