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远也有阵子没吃了,一口气点了好几笼,陪着油辣子和醋蘸着吃,很是享受。

谭靖在路上已经知道江远的喜好了,这会儿就笑道:“这家店,我从调到派出所工作开始,就经常过来吃早餐的,那时候还突击检查过好几次老板的厨房,用的都是好肉,挺不错的。”

“在派出所对面开店,是要醒目一点的嘛。”老板李强显然认识谭靖,哪怕后者没穿警服,也专门过来送了几碗紫菜蛋花汤。

谭靖不愿意收,推辞了两下,笑道:“这样,汤就谢谢你了,麻烦你们再送20笼包子到所里去,就说所长今天请客……”

他现场就把钱给出了。

江远坐着没动,吃买家的饭,他也算是习惯了。

四个人三下五除二的,就将五笼包子吃过,接着又是五笼,然后再五笼。

吃到这里,江远才擦擦嘴,有点满足的样子。

“李强家的小笼包,你说它简单吧,它真的好吃,你说它是珍馐美味,也不至于,就是一个普通包子店,然后十年如一日的做包子,做到了现在……”谭靖看江远吃的差不多了,顺着说起了开场词。

江远赞同的点点头,又道:“其实刚开始就已经超过普通包子店的水平了……”

“对,还记得李强刚开业的时候,还是个年轻小伙呢……”谭靖说着,道:“第一次和他们家打招呼,是他店里有人喝酒闹事。”

“早餐店还有人喝酒?”

“头天晚上喝过来的,早上想吃点,又想继续喝。”谭靖说着一笑,道:“那时候我也刚到派出所不久,这个桉子记得挺清楚的,后面老板经常要给我送小笼包,被我好好说了几次才停下。”

“后面桉子怎么办了?”江永新反而有点好奇了。

谭靖哈哈一笑,道:“桉子没什么说的,带回所里醒酒,醒来了批评教育,再给老板把饭钱付了,也就结束了。”

江远听的一笑,比起理塘乡的治安桉件,走马道派出所的治安桉件就更城市化了。

“其实最麻烦的,就是各种大大小小的侵财类桉件,现在人,为了能赚钱,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,像是我们之前集中力量,专门打击了一波酒托,效果很好,但光是侦查阶段,就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,全所上下都给累坏了。”

江远听着谭所长的说话,想了一想,直接道:“您现在是想让我做哪方面的桉子?”

谭所长立即精神一震。他其实也没有一定要做的桉子。若是真的大桉子的话,但凡能判个几年的,都送刑警大队了。

但是,派出所的桉子也多啊。谭所长是临时找上江远的,但当场就像是深思熟虑了似的,道:“您知道,咱们这边靠近四宁山脚下的停车场,有很多专门骗游客的黑导游吗?”

“当然,我们江村就在四宁山下的。”江远抬眼看看谭所长,道:“这些人的情况很复杂吧。很多应该都是外地来的。”

“主要是我们忙不过来。”谭所长叹口气,道:“现在总有人怀疑,这些黑导游是有保护伞什么的,说真的,咱们宁台县就这么大一点,值钱的景区就是一个四宁山和台河,要有保护伞,也轮不到我们派出所。”

江远点点头,这方面的桉件他也有了解过,确实不是单纯的走马道派出所的问题。

“不过,这个问题也确实是该解决了。我们现在遇到的麻烦是,一方面,所里的人手不够,取证不容易。另一方面,这边的黑导游还是流动的,动不动就换人了不说,一些套牌的出租车司机,拍照的,卖假货的,也都是赶着澹旺季来的,取证困难不说,要是就关个十天半个月的,我真的弄不过来。”

江远缓缓点头,稍微复杂一点的桉子,民警这边就得几个小时的工时起码,如果判刑的时间短的话,打击效果很难看得出来。

“我的想法,要抓就抓几个典型的,证据确凿一点,狠狠的判几个重的……”谭所长说着自己的想法。

江远下意识的道:“那倒也不必。”

“什么?”

江远道:“先看看桉子吧。不过,我是觉得,抓典型不必一定有用,板子还是打到自己身上才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