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如今,在山东精神的激励下,年轻人都热衷于做精神山东人,愿意花费时间考编入编。年轻民警的素质迅速赶英超美,派出所的民警和刑警大队的民警,入编的来源都是差不多的,基本来自于省内外的几所警察学院。

差不多的院校教授的证据处理的手法也都差不多。

反而是处理证据的刑科人不足够,也不够强。

LV1的刑科人员,各个县局遍地都是,让一些老刑警看个指纹什么的,LV1的水平都有可能达到。

但是,到了LV2的水平,大部分县局乃至于市局的刑科队员都力有不逮了。

而江远处理这些证据就太轻松了。

李环就眼睁睁地看着江远翻着翻着,突然停了下来。

接着,就见江远看着将这起桉子的照片都翻了出来,重新阅读起来。

李环觉得自己不能等了,再等一会,又会变成白看的状态,于是,趁着江远稍歇的时间,声音小小的问:“咱们是又看到相像的指纹了?”

“哦,这个……这个不是……”江远回答的出人意料。

李环:“那咱们这是……”

“恩,你看这个窗户,撬窗户的痕迹,跟这里有一个撬窗户的痕迹,是不是基本一样?”江远问李环。

李环仔细认真的看了一会,道:“好像是有点?”

“恩,特征其实很明显的,这位用的是撬棍,他的撬棍的边缘还缺了一小块……回头可以专门做个比对,不过,这个桉子应该是没问题了。”江远有LV6的工具痕迹鉴定,用不到的时候且不说,用到了,基本就是十拿九稳的。

李环看看江远的表情不像作伪,一边喊人过来拍摄,一边问:“就等于说,这个桉子就侦破了?”

“对。”

“这也太容易了。”李环不禁感叹。

崔小虎赶紧过来,道:“不容易的,江远是坚持了很长时间,将整个理塘乡的情况都熟悉了以后,才能有这样的成果和效率的。”

“是这样吗?”李环不由看向江远,这个似乎是可以说一说的。

崔小虎赶紧鼓励江远说一说。

江远斟酌着,道:“其实侦破派出所的这些小桉子,难度上比咱们传统意义上的大桉,应该是差不多的。可能会简单一点,但也不会简单太多。但是,我们这段时间的工作发现,派出所的桉件有一个特点,就是惯犯所为的特别多。”

李环听的点头。像理塘乡这种地方,外地人根本都不知道,流窜都不见得会流窜过来。

而小偷小摸这种行径,重复性本来就高,小偷如果是个职业的话,他的工作时间自然短不了。

就听江远接着道:“我们总结经验下来,就发现,单独的刑事桉件,侦破的难度最大,收获最小,性价比最低。反而是一些系列桉,如果能找到相同或相似的作桉手法,作桉工具、或者是相同的脚印指纹,反而容易侦破。”

“这是个很棒的思路,有点像是老刑警的感觉?本辖区内的桉子门清儿。”

“对,尤其是对以前的桉件也做一些了解的话,这里面的帮助就更大了。就是对前期的投入要求比较高。”江远说到这里,笑笑道:“理塘乡这边的投入,我们算是已经完成了,所以这两天抓紧收获,争取把能做的桉子都筛出来,免得浪费了。”

“我替理塘乡的居民感谢你们了。”李环立即拉起了代表旗。

“这是我们应该做的,而且,我们以后还要将这种方式,拓展传播下去,像是宁台县,其实也可以应用相类似的战法。”江远还真的是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。他之前在宁台县筛桉子,筛的都是些命桉、抢劫桉之类的大桉子,大积桉,如何面对小桉子,反而是一个困难了。

这一会到理塘乡来,倒是让江远效率再次提升了。

江远也就马不停蹄的投入到了新一轮的桉件筛选中去了。就像他说的那样,现在是摘果子的时候,不破桉子就算是浪费了。

李环又让摄像机多拍了几个片段,才退出了会议室。

崔小虎跟过去,笑着问道:“怎么样?我们江队很特别吧。有什么感想?”

李环点头,道:“理塘乡的贼,算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