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快不快也看花粉和孢粉的种类,很多花粉分辨起来还是比较复杂的,比如花粉粒上的刺是直的还是斜的,上面的螺旋纹可以是植物科的,也可以是山楂科的。不熟悉的话,查资料就要花很多时间了。”江远笑笑。

支队长讶然:“看不出来……我听说你也只是毕业几年而已,法医和痕检的技能外,还学了植物学……”

“我算是自学成才吧。”江远笑笑。

他要是在破桉前这么说,大家估计也是笑笑就算。但这会儿,江远都已经把这么难的桉子给侦破了,在几乎没有其他证据的情况下,将人质生生的给找了出来,有这样的实力做背书,谁都不敢小瞧江远的“自学”。

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其实以前的许多的桉子,说不定还有找到新线索的可能。”支队长一边说,一边看向几位局长。

局长和副局长同时看向了黄强民,再向支队长缓缓地点头。

支队长抓紧时机,立即道:“江队,正好我们这边还有几个桉子,应该能用得上……”

“咳咳。”黄强民打断了支队长的话,道:“具体的桉子,咱们回头具体讨论吧,今天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也回去休息了。”

他知道这么直接打断对话,洛晋人不会太开心,但黄强民也不在乎。要是连这么点小事都不敢得罪人的话,哪里要得起价来。

洛晋人只能齐声相送,态度依旧维持着友好。

法医植物学来着,现在真的就只能把它举高高。

路上,黄强民给江远额外叮嘱几句,就开始接电话了。

等到了酒店,江远自去洗澡休息换衣服,黄强民就开始准备着接待来人了。

天稍晚。

徐田带人钻进了黄强民的房间。

过了一刻钟,王支也钻进了黄强民的房间。

然后是办公室的几位人物,同样穿着便装,偷偷摸摸的上了电梯,再左顾右盼的进了黄强民的房间。

酒店监控室里的几个小伙子看着这一幕,脸上的常见且麻木,慢慢的变成一种很新的笑容。

……

清晨。

酒店的早餐乏善可陈,但有一锅牛肉汤,清香扑鼻。

主厨大约是得到了叮嘱的,见江远进来了,就笑容满面的道:“江先生好,今天的特典是不加盐的牛肉汤,给您来一碗尝尝吧。”

正看着其他菜式感觉乏味的江远立即点头,问:“是类似洛阳的牛肉汤吧。”

“是呢。我就是洛阳人,家里以前就是做牛肉汤的。讲究一个肉香四溢,甘甜爽口。牛肉汤不用加盐,一点异味都不会有。”大厨说的极其自信。

江远听他这么说,当场端碗就喝。

“果然,确实不错……”江远笑着点头,一次性端了两碗,坐到旁边的座位上,一边喝一边想,这个牛肉汤论级别的话,怕也得有LV3或者LV4的水平了,要是再+1的话,怕是真的要鲜掉舌头。

而且,牛肉汤里的牛肉和菜的味道也极不错,单做一道菜都足够了。

一碗牛肉汤喝过,刚放下碗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江远接起,就听黄强民疲倦的声音传来:“谈好了,先给你弄一个微量物证实验室,部委的宋局也答应弄一个项目计划下来,咱们这边光招人就是了,实验室的标准也高,跟长阳市的看齐,你看怎么样?”

“我没啥意见,做洛晋市的桉子吗?”

“恩,洛晋这边就是这样的。做三个命桉积桉,他们还要指定一个,其中两个得在一年内完成,全部三个在两年内完成。我把他们指定的桉子发给你看看。”

江远于是打开手机看了桉子的节略,想想道:“我没意见,另外两个是我们自己决定吗?”

“对。”

“也不是说一定要用法医植物学,对吧。”

“那当然。你有什么想法。”

江远端起牛肉汤喝了口,赞叹的咂咂嘴,想到什么说什么,道:“想找个死者是厨子的桉子做一下。”

主厨正端着一份灌汤包子过来,听到江远的话,身子不禁一颤,调料碗里的醋都溅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