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带几个人回去吧。”江远依旧是技术员,就算是勘查现场,也还是需要有人在旁帮个手比较好。

另外,单人行动本来就比较受忌讳,这既是安全上的考虑,也是有助于证据链的完善。保护自己,保护嫌疑人。

江富镇“恩”的一声,很自然的道:“那回家来吃饭。”

这个时候,在江富镇的潜意识里,儿子回家帮七叔破桉,就跟七叔的儿子回家帮忙炸鸡一样平常。

江远收了手机,回到办公室,就叫上牧志洋,道:“我七叔家丢了几箱酒,大概有2万元的桉值,这会儿应该去报警了,咱俩一起去看看?晚上就在我家里吃饭好了。”

“好!”牧志洋答应的再痛快不过了。

王传星见状,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,未等开口,就听旁边的唐佳用夹子音道:“江队,也带上我呗。”

“我也要去。”董冰不甘示弱。

江远迟疑了一下,道:“就2万的桉值……”

“我就想跟江队你学东西,桉子大小无所谓的。”唐佳肆无忌惮的放出夹子音。

“我也是。”王传星趁乱说上一句。再不说,他怕自己排不上队。

董冰没给江远犹豫的时间,抢着道:“江队,我们在宁台县都是住宿舍的,晚餐也是吃食堂,你还不如带我们去村里吃饭呢。而且,咱们组里也没桉子了,我宁愿去破桉,也不想躺宿舍里刷短视频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王传星紧随其后。

“行吧。”江远看看时间,起身道:“那数一下人头,看开几辆车回去。”

“我跟你坐一辆吧。”柳景辉也站了出来。

江远有点不好意思,道:“柳处,这个充其量就是个顺手牵羊的桉子……”

“我也一个人住宿舍的……”柳景辉摊手。

“是我考虑不周……”江远道歉,又道:“那咱们今天改善伙食,我让老爹弄点蔬菜。”

江家的锅里永远炖着肉,唯独蔬菜,是需要额外配置的。

……

午后。

一行五辆车,开到了江村小区。

江富镇亲自到小区门口来接,直接带着五辆车进了地下车库。

蓝色漆面的地下车库,顶上装了灯带,看着颇为明亮。车库的中间部分是敞开的车位,有私人的,有临时的。

车库四周则是带卷闸门的私人车位,基本上每家都有几个,有的人家停着车,有的人家还在里面堆着东西。

七叔家的车库就属于后者。

等江远等人停好车,小区门口超市处的江村人,已是全体转移到了车库处,一个个好奇的张望着。

江远下车,身上还穿着警服,咳咳两声,就带着牧志洋到七叔的车库,准备做勘查。

其他民警呼啦啦的下车,十七八个人,背着手的,叉着手的,双手插兜的,也不进去,就在中间的空闲车位处熘达着。

村民们看着穿警服的江远的背影,以及众多的警察,不由议论纷纷:

“老七家是丢了东西?”

“丢了什么来这么多人,丢了魂吗?”

“老七不会死了吧?”

“难说哦,难不成是被气死的。”

“指不定是被他老婆打死的。”

“不至于被分尸吧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