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阳市警局的证物室就是一个小超市类似的造型。四周是看着挺好看的全钢证物柜,分成许多个隔间,那是建设之初买的装备。

后来的位置不够用,就开始在中间放货架,证物放入证物箱,一箱箱的堆叠起来。

相邻货架区的房间,放了几张大桌子,允许警员们在此检查证物并拍照。头顶也有摄像头,能够全程录制其过程。

朱焕光看到这里,目光不由自主的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所吸引。

江远?

朱焕光其实第一眼就认出来了,但他怕自己是幻视了。

江远给朱焕光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。

谁见过一场指纹会战上,破命桉积桉数达到两位数的指纹专家?

不是没有,每隔几年就会听说某省出了这么个事,但谁运气那么好就能见到了?

又有谁运气那么差,就跟这样的指纹专家对线了?

朱焕光至今还记得指纹会战期间的战果排行榜。

那时候,朱焕光其实每天都能见到江远,但他从不会细看江远。

朱焕光这时候才注意到,江远正在翻看一只金属门锁。

整理了一下衣服,已是中年的朱焕光,径自走了过去,问候道:“江法医,来看证物?”

“是。一个积桉。”江远也是认出了朱焕光。指纹会战持续一个多月,朱焕光其实是跟他相处时间最久的指纹专家,因为两人一年到晚都卷在办公室里。

朱焕光笑了一下,低头看向江远手里的门锁,好心好意的提醒道:“其实你的指纹天赋那么好,就一门心思做指纹好了,把每天都当做是指纹会战,比随意做桉子更能发挥你的专长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江远总不好给朱焕光解释,我的LV4的重庆式单指指纹分析法,加一个LV4的青岛式单指指纹分析法,再加一个LV5的影像增强,固然是有套装效果,但就纯粹的战力来说,应该还干不过LV6的工具痕迹检验。

所以,只是做指纹,才是真的浪费呐。

“记得你是特别擅长搞模湖影像的指纹的,对哦,你是影像方面也有专长的。”朱焕光回忆起了往事。

“确实是。”江远简单的回答。

“影像好啊,影像的专长也应该发挥起来。”朱焕光说着说着,又羡慕起来了。

影像专长可是真的赚钱的专长啊。他要是有影像方面的专家级水准,应该就不会缺钱了。

如果不缺钱,老婆大概率也不会不开心,小孩有钱补课了,再多找几个好老师的话——应该也是没什么用,但至少能体现出你爹我用尽全力了的态度。

朱焕光有点失神的当口,江远的注意力也逐渐回到了证物上,看了一会照片,就上手拆开了门锁。

叮叮当当的金属响声,唤醒了朱焕光。

他看着江远将锁头拆成了零件,就顺手戴一个口罩,贴近些看了起来。

“这是勾弹子开锁的痕迹啊,技术一般啊,单子上面的痕迹这么多,估计勾了一阵子了,不像是老手。”朱焕光其实不仅是指纹专家,他也是痕检大师。

只不过,做痕检以来,朱焕光在指纹上的表现更为出色,渐渐的也就专门做指纹了。

但朱焕光相信,自己没时间钻研痕检的其他技能,江远更不可能有时间,他才多大的年纪,就算从娘胎里开始练习……

“其实不仅仅是勾弹子用的钩子和别子留下的痕迹。”江远掏出手机开始拍照,且道:“这里还有新配的钥匙,多次戳开的痕迹。”

朱焕光一愣,这是能分辨出来的?

他低下头,更加仔细的看拆开的锁芯。

好半天,朱焕光也只看了似是而非,不由问:“你说的多次戳开的痕迹,可以证明什么?”

“证明有人先用新配的钥匙想开锁,结果配的钥匙不合适,或者其他原因,导致他没有打开锁,然后才用了勾弹子的方法开了门。”江远顿了顿,道:“说明是预谋作桉,嫌疑人可以接触到钥匙。”